• 抖音都说我太胖满身都是脂肪是什么歌 2018-03-29
  • 翰林英汉双解词典翰林英汉双解词典下载 2018-03-29
  • 拼图岛VR下载拼图岛VRpc版下载 2018-03-29
  • 神创大陆官网神创大陆下载 2018-03-29
  • 叛逆性百万亚瑟王手游华为版叛逆性百万亚瑟王华为版下载 2018-03-29
  • faceu激萌控雨软件官方免费下载2018最新版faceu激萌控雨软件下载 2018-03-29
  • Better World ios下载Better World苹果版下载 2018-03-29
  • 通达钱包app官方下载2018通达钱包最新版下载 2018-03-29
  • 是个好人jaeforeal歌词抖音是个好人mp3百度云下载 2018-03-29
  • HTTP StatusHTTP Status下载 2018-03-29
  • 如何通过八字命理看女命婚姻? 2018-03-29
  • 哪些八字能够使得财运滚滚来? 2018-03-29
  • 双鱼座后悔和哪种人做朋友 2018-03-29
  • 你是什么状态的上班族 2018-03-29
  • 狮子座俘获女人心必看的电影 2018-03-29
  • 54.抉择

            此为防盗章  可怜她一个平常天天洗头的轻度洁癖,  愣是一个月没敢洗脸,只能每天用袖子上扯下来的小块布料蘸点清水擦擦眼角和嘴周,还得时不时弄点泥灰补补妆——成天风里来雨里去,  难免有点脱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经过董小姐的残手回春,  这张脸和变装大佬的杰作早已经没什么关系了,  也亏得子柔城府深,  只是偶尔若有所思地盯着她看两眼,  没有多说什么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就这么相安无事地过了一个多月,  再有三四天就能抵达楚宋边境,一入宋国,  楚人便鞭长莫及,  他们也不用再这么藏头露尾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大约是胜利在望,  两人都有些松劲,  意外就在这时候生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一日,  他们行至丹朱山山麓,那一带山势平缓,林木稀疏,他们便骑着马循着一条樵人和猎户踩出的小道往前走,董晓悦这个保镖照例走在前面探路,  这都是她做惯了的,山野并不像她起初想象的那样满地豺狼虎豹,其实大白天那些野兽很少出来活动,  有个风吹草动躲得比人还快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谁知那天点儿特别背,  山道转过一个弯,  旁边一棵梭罗树横出一条枝桠拦住去路,马跑得有点快,势头收不住,她只好一拽缰绳迫使马头转了个方向,枣红马一个急转弯朝林子里奔出几步,正巧一脚踏进猎人捕兽的陷阱,左前蹄一崴,马身往前一仆,董晓悦一下子失去平衡,从马上摔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子柔距离她大约三四个马身,赶紧勒住缰绳跳下马,跑上前将她扶起:“陈娘子如何了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董晓悦想站起来,脚踝处传来一股钻心的疼痛,额头上顿时冒出冷汗,忍不住痛嘶一声,她强忍着痛,指了指跌在地上出声声哀鸣的枣红马:“我没事,只是脚扭了一下,劳驾公子看一下马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先扶娘子坐下?!弊尤岱鏊谝桓?露在泥土外的粗树根上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董晓悦掀起裤腿,褪下鞋袜,只见脚踝肿成了包子,连脚背都鼓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子柔微微皱了皱眉头,望了眼天色:“娘子受了伤,今夜便在附近找一处暂歇罢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都怪我不小心,拖累了公子?!倍弥铝饲?,从衣服上撕下片布条,用凉水浸湿了一圈圈缠裹在红肿的脚踝上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要怪便怪这设陷阱之人,怎能怪娘子,”子柔很是通情达理,“我去瞧瞧马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说着走到枣红马身旁,蹲下身检查马腿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左前足折断了,没有数月怕是养不好?!弊尤岜咚当哒酒鹄?,拍拍衣袂沾上的尘土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董晓悦和这匹枣红马朝夕相对,已经处出了感情,一听心疼得不得了:“这可怎么办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留在此地也是叫野兽啃食,莫如就地宰杀,给它一个痛快?!弊尤嵊锏髌狡?,说着便要抽剑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董晓悦头皮麻,这些天子柔表现得太像个正常人,那张漂亮脸蛋又很具有迷惑性,她差点忘了他残忍冷酷的本性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她正要出言阻止,林子里突然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董晓悦以为有野兽,下意识地握住刀柄,子柔已经转过身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抽出了佩剑:“来者何人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枝叶间钻出个身形魁梧蓄着一脸络腮胡的中年大汉,只见他一身褐色粗布衣裳,手中挽着把粗糙的木弓,肩上搭着麻绳串起的野鸟,一看便是个猎户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董晓悦恍然大悟,这坑八成就是他挖的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猎人见了他们也很诧异,再一看那男子容貌俊美,气度不凡,那女子虽然脸上灰一道黄一道的看不清容颜,但那装束也不像寻常村妇,加上两人都佩着刀剑,看起来很不好惹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挖的陷阱害人家人仰马翻,一场事端看来是躲不过去了,他正犹豫着该放下弓箭向他们乞命还是该转身逃跑,那俊美男子却将长剑收回鞘中,作了个揖:“我等乃楚大夫门下客,欲往卫国,路过宝地,拙荆不慎伤了足,敢问左近可有村闾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那猎户见他文质彬彬,通情达理,也不追究马匹和妻子被他陷阱所伤,登时松了一口气,不由愧怍道:“附近并无旁的人家,贵人要是不嫌弃,莫如在我家歇歇脚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子柔朝董晓悦投去一个问询的眼神,董晓悦看那猎户憨厚淳朴,便点点头。荆楚卑湿,山里时不时下场雨,每天露宿身体也吃不消,他们这一路上没少寄宿农家樵户,没遇到过什么麻烦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多有叨扰,”子柔又指了指受伤的枣红马,“另有一事相托,此马折伤一足,弃之可惜,不知可否代为饲养?若是侥幸伤愈,庶几可以为兄所用,若是不治,宰杀食肉也无妨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那匹枣红马经过一个多月风吹雨打,肥膘都快瘦没了,毛色也干枯了不少,但是仍旧看得出是匹好马,猎人心里乐开了花,连连点头:“贵人尽管放心,小人先将贵人们送回去,回头再来照料这马儿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子柔扶着董晓悦上了他的马,牵着缰绳,跟着在前引路的猎人,在暖金色的夕阳中徐徐前行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猎人白赚一匹好马,待他们越殷勤,一路前倨后恭,把他们带到距此地三四里的家中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三人一马在柴扉前停住脚步,猎人赧颜道:“屋子小且破,贵人莫嫌弃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一点儿也没谦虚,那茅屋果然又小又破,四面漏风。女主人从门里迎出来,手里牵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,母女俩见了生人都是大吃一惊,成人还知道掩饰,那小女孩挣开母亲的手,扑到父亲怀里:“阿耶,这两人是谁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猎人把女儿抱在怀里,用大掌揉揉她的头,简单同妻女交代了两句,便恭恭敬敬地把贵人们让进屋,一叠声吩咐女人去张罗饭食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栋茅屋总共只有里外两间屋,主人把自己的卧室收拾出来招待客人,自己一家三口则打算去后头柴房里和两只鸡一起对付一晚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董晓悦和子柔坐在一旁歇息,夫妇俩则在锅台前忙活,女人添柴生火,男人手持尖刀处理猎得的鹧鸪,时不时交头接耳说点体己话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就那么点地方,尽管董晓悦没有刻意去偷听他们的谈话内容,还是不时有只言片语飘进耳朵里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方才里正来了,”女人抬头朝两个客人张望了一眼,“官兵在搜人哩,说是一男一女,你说......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猎人瞪了她一眼,压低声音道:“莫乱说!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董晓悦一惊,抬头看子柔,只见他靠坐在墙边闭目养神,似乎并未听见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无论如何天一亮赶紧走吧,董晓悦打定了主意,没把夫妇俩的谈话告诉子柔。不一会儿饭菜熟了,两人吃了点蔬菜粟米粥和野味羹,便回房睡觉去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两人对外自称夫妻,投宿时自然只能共处一室,董晓悦照例要把床铺让给老板,子柔却柔声道:“今日我睡地上罢,娘子伤了腿脚,好好歇息,今日在此地耽搁有时,明日天一亮我们便启程,免得横生事端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得意见正与自己不谋而合,董晓悦没多客气,道了谢便和衣躺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睡到三更,董晓悦不自觉地翻了个身,牵动伤处,一下子疼醒,睡眼惺忪地看了眼床边,只见地上空空如也,只有一地皎洁月光,原本躺在那里的子柔不知所踪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出去上厕所了?年纪轻轻就起夜,这肾似乎不大好啊......董晓悦意识朦胧,脑子一转就卡壳,脚踝的痛感慢慢消散,便又沉沉睡了过去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清晨,天还未亮,一声鸡鸣把董晓悦从睡梦中惊醒,她睁开眼,只见子柔已经醒了,正在用一块丝帛往剑刃上擦油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娘子昨夜睡得可好?”子柔笑着同她打招呼,“腿伤好些了么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董晓悦打了个呵欠点点头,看了看脚踝,现已经没有昨天肿得那么厉害了,她下来试着走了几步,虽然还没好完全,但偶尔下马行走问题不大,便道:“好多了,我们早点动身吧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子柔自然没有异议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董晓悦走出房间,只见锅台上放着两碗温热的粟米菜粥,那猎户连同他的妻女却都不在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子柔似乎看出她疑问,解释道:“他们天还未亮便出去劳作了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董晓悦心里涌起一种不祥的预感,不过没有多说什么,去屋前溪水边粗略洗漱一番,回到屋里喝了半碗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天色渐渐亮起来,东边天际一缕曙光穿过云层。两人准备离去,董晓悦对子柔道:“公子稍等,我去一下那个......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子柔了然,关切道:“娘子一个人行么?要不要我扶你去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董晓悦义正词严地拒绝,一瘸一拐地走到屋后,回头看了看子柔,见他风度翩翩地靠在树上,并没有跟来的意思,便径直朝那一家三口住的柴房走去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虽然作了充分的心理准备,董晓悦在看到那血腥场面时仍旧忍不住扶着树吐了一场,昨天滴溜溜打量他们的那对天真无邪的黑眼珠,如今毫无神采地瞪着房顶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董晓悦说不上来她心里是愤怒多一点还是恐惧多一点,去他妈的任务,她心想,就是一辈子出不去也不能跟这样的人渣同流合污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她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,冷静地思考了一下当前的处境,她受了伤,跟那杀人犯硬碰硬肯定不行,暂时虚与委蛇,等找到可乘之机就逃走。一个念头涌上心头,她忍不住抚了抚腰带微微凸起处——终究还是下不定决心,主动杀人这种事实在是纲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娘子可还好?”远处传来子柔的声音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公子稍等?!倍么鹩α艘簧?,捡了四块石头放在柴房一角,又从中衣里摸出楚世子给她的那根红缨,用刀截下一小段,压在其中一块底下,露出一小截,然后伸手轻轻把那小女孩的眼睛阖上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子柔瞥了她一眼,悠悠道:“娘子去了很久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董晓悦若无其事道:“路过柴房,进去看了眼。这种脏活累活,公子交代一声便是,何须亲力亲为呢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子柔笑起来:“娘子真是快人快语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董晓悦实在提不起精神和他逢场作戏,一路沉默寡言。折了一匹马,两人只好先凑合着共乘一匹,等到了宋国找机会再买一匹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董晓悦坐在前面,子柔坐在后面手握缰绳,把她圈在怀里,行进中男人的胸膛时不时擦着她的后背,董晓悦没有半点旖旎之感,只觉一阵阵寒意顺着脊椎往上爬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两人赶了一上午的路,董晓悦突然感觉有点不对劲:“公子,我们是不是走错路了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不曾,”子柔笑道,“我突奇想,打算转道陈国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***

            无咎对着掌心的一小截红缨绳看了又看,良久才回过神,对侍卫道:“替孤备车马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侍卫吓得心惊肉跳:“殿下,您的伤还未痊愈,这些事吩咐仆便是,若是叫大王知道了......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无咎斜他一眼:“孤吩咐你把夫人找回来,如今已两月有余,如何了?”

      http://www.8pdx162e.com/sougou/195/195618/38541572.html

    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PC蛋蛋怎么玩 www.8pdx162e.com。搜狗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:m.www.8pdx162e.com